张 斯 枸

张斯枸(1842—1898年),字听驵,慈溪诸生(今江北庄桥马径村)人。中国近代外交史上一位杰出的翻译官,而且跟随中国首位驻外大使郭嵩焘站在了第一批开眼看世界的中国人队列,与刘瑞芬,薛福成等经历了懦弱的满清政府被迫走出封闭顺应时局的洋务变革

张斯枸出生时,宁波已经被辟为“五口通商”口岸之一。于是“经世致用”的浙东思想因子和开启心智的西洋文化风气引导他放弃传统八股章句绝意于科举场外而是跟从美国长老会派驻宁波的传教士丁韪良学习西学内容涉及天文、算术、舆地、声光、化学以及枪炮机器制造等科学技术。他也由此而精通了英语。之后他跟随同胞兄长张斯桂行走于晚清洋务运动诸多大臣的幕府中间先后受到福建船政大臣夏献纶、沈葆桢的赏识和器重并由沈葆桢保举送部引见进入总理事务衙门。后由总理事务衙门咨送吏部,奉旨以同矢,直隶州知州,选用二年。此后侍郎郭嵩焘出使英国,遂充随员兼翻译官同往英国。自此,张斯枸代表清政府驻外担任翻译官的经历长达17年之久。1879年,朝廷派驻英副使刘锡鸿出使德国,刘力邀张斯枸同往德国,充当翻译官。张斯枸在赴德国数月之后,又去英国,跟随郭嵩焘。同年,朝廷委派曾国藩长子曾纪泽出使英法两国,命郭嵩焘归国。曾纪泽到任后,张斯枸继续充当翻译官。1880年,以太常寺正卿身份奉旨出使美国、西班牙、秘鲁三国的陈兰彬久闻张斯枸翻译之功才,调张斯枸赴美国,协助急事工作。一年之后,张斯枸完成赴美使命。由于曾纪泽兼任驻俄大使,他又回到英国,继续协助曾纪泽处理驻英法俄事务。他协助曾纪泽采取联英压俄策略,改订了“崇厚之约”,收回了伊犁和特克斯河地区的领土主权,粉碎了法国以越南为跳板侵略煤炭资源丰富的中国西南地区的外交图谋,但同时也苦涩地经历了中法战争从“战场的胜利”到“外交的败阵”的历史隆局。1886年曾纪泽任期满后被朝廷召回京,由江西布政使刘瑞芬接任,张斯枸继续充当翻译官。直至1890年,洋务运动中改良派代表人物,湖南按察使薛福成接替刘瑞芬,出任驻英,法,意,比四国特命全权大臣,留任的张斯枸升为二等参赞官。他与薛福成一道经历了与英国交涉滇缅边界问题长达三年之久的唇枪舌战。1894年薛福成任使期满回国,张斯枸请求销差一同归国,得到旨准。至此,出洋十七年,心力疲惫的张斯枸终于返回了自己的祖国。回国后,送部引见,张斯枸由知府奏保为道员,赏加二品顶戴,入"吏部从优议叙"。1897年,张斯枸“奉湖广总督张之洞之命,调往湖北总办自强学堂事务”。自强学堂是如今武汉大学的前身,1893年1月29日,是张之洞在传教士丁韪良建议下,呈递奏折得到光绪御批而创建的,旨在培养中国外交人才。张斯枸丰富的外交经历和才能,令张之洞信任有加,再加上有传教士丁韪良的推荐。在2003年《武汉大学建校110周年校史册》上,张斯枸被列入校长(总办)序列,任上时间为1897年冬至1898年5月。1898年,日本“大操海陆诸军演习,邀请中国大员往阅”。张斯枸奉派前往日本打前站,联络“中国大员观摩往还事宜”。这是“甲午海战”之后两国政府和平外交的重新开始。甲午战争的失败,使中国半殖民地化进一步加快,民族危机愈益深重,同时也促使中华民族日益觉醒,资产阶级维新运动迅速高涨。清政府也在更加艰难的处境下,开始变革军事制度,中国近代军事改革开始进入向日本学习的实质性阶段。是年,中国首次向日本派出陆军留学生。

返 回